您现在的位置:肉牛养殖 > 家畜养殖 > 文章内容

支持创新发展是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

肉牛养殖

2019-06-10

支持创新发展是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

  近期,如何更好地支持创新发展得到了全社会前所未有的高度关注,社会各界纷纷建言献策,例如任正非提出应加大基础教育的重视力度、提高教师待遇,应加大高端人才引进力度、让全球人才为我所用;还有人则提出应加大减税力度、促进企业研发投入,应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提高企业创新动力。

诸如此类建议非常多,如何找到一条更加适合我国当前经济社会现状的促进创新发展之路对我国经济能否实现二次腾飞、成功迈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至关重要。   纵观当今世界创新能力较好的美国、韩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其支持创新发展的道路也非一帆风顺,同样也是经历了很多的坎坷、走了很多的弯路才初步成型,且随着科技和社会的进步,其支持方式也在不断改变。

  简单讲,在一国工业化初期,由于有发达国家成熟的发展路径,支持创新发展多是以产业政策方式进行的,比如20世纪60~70年代的“亚洲四小龙”,通过向较有竞争力的出口部门提供一定、税收、土地等优惠的产业政策就可促部门带动整体经济快速发展,进而快速掌握发达国家较为成熟的科技技术;等到一国进入工业化中期时再通过产业政策支持创新发展就有点力不从心了,一方面本国所掌握的成熟技术与世界前沿技术差距已不大且前沿技术未过专利保护期,发达国家会加大对专利的保护力度。 另一方面工业化中期产业发展的路径已不再明确,需要企业进行不断试错,很难用产业政策分辨哪个产业和哪项技术是先进的,再以产业政策支持某些产业发展不但因产业补贴会容易引起贸易纠纷,还容易造成企业骗补等恶劣行为的发生;等到在一国进入工业化后期时,往往已形成了完备的创新发展支持机制,在人才方面重视基础教育,教师社会地位和收入均较高,在创新主体方面以企业为主,企业研发投入在全国研发投入中占绝对比例,在支持创新企业融资方面,间接融资无法匹配创新企业利润为负的情况,逐渐被直接融资所替代。   我国当前正处于工业化发展的中期向后期转换的关键时期,支持创新发展的多种途径与工业化初期不可同日而语,需要进行全方位的转换,这一过程不仅涉及到教育和人才培养、创新主体选择与产业政策选择、企业融资模式转变等微观方面,更涉及到保持宏观政策稳定、降低发行速度、有效抑制资产泡沫等宏观方面,是一项复杂的系统性工程,没有捷径可走。

  在教育与人才培养方面,加大力度发展基础教育、提高教师待遇和社会地位仍是重中之重,目前全球义务教育平均年限为年,欧美等发达国家普遍为12年甚至以上,如此看,我国9年义务教育就显得捉襟见肘,但考虑到我国地区间的发展不平衡,短期可在有条件地区试点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同时也可学习德国的9年义务教育+3年半日制的方式同步试点,以此提高我国整体教育水平和人口素质。 此外,考虑到近年来出现了一些高端人才流失的现象,各地应考虑出台留住高端人才的举措,比如近期深圳即将出台的短缺人才享受15%个税减免优惠政策就是一个好的开始,未来还可在人才落户、购房、购车、子女教育等多方面考虑出台一揽子优惠措施,吸引全球高端人才来我国从事创新研究工作。

  在创新主体选择与产业政策选择方面,关于谁是创新主体的争论多年一直不断,近两年才最终确认企业技术创新的主体地位。

目前我国企业创新方面仍存在很多短板,例如近几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我国相当多的企业创新集中于模式创新上,而真正在技术创新上形成突破的类似华为这样的企业数量与发达国家仍有较大差距。 同时,关于产业政策的争论近年来也已逐渐清晰,未来以普惠式减税替代产业政策的方向正在明确。

  在企业融资模式转变方面,工业化时期企业多以规模经济致胜,因而间接融资是效率最高和效果最好的融资体制,商业只要看谁的土地多、谁的产品销量好就贷款给谁,但在工业化中后期,规模经济逐渐被个性化定制所替代,且大量科创企业在初创期并无利润但却有较强的融资需求,间接融资在此时显然无法为其服务,只有资本市场能解决这一问题。 我国仍处于这一转型期,目前A股市值前十的上市公司集中于、能源、和酒,我国一些如阿里、腾讯等科创企业因不符合国内上市规则而不得不到国外上市,未来科创板的建立也正是瞄准这一短板,以资本市场改革带动经济转型发展。

  在宏观政策选择方面,2009~2017年我国广义货币增速维持两位数高速增长,带动资产价格大幅上涨,资产价格的快速上涨会对鼓励创新造成打击,当大量居民跑去从事资产投机时会大幅减少耐心做研发创新工作的人员数量,因而降低货币增速、有效平抑资产价格是鼓励创新的重要基础。

在这点上,2018和2019年我国广义货币均实现个位数增长,基本与名义增速相匹配,同时各地楼市调控政策分城施策,虽经济存在一定下行压力也未放松楼市调控。

  经过近年来的努力,我国创新发展目前已进入快车道,2018年我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19657亿元,比上年增长%,与之比为%,与发达国家间的差距在逐渐缩小。 未来,仍需从上述多个角度进行系统化的改革支持创新发展,才能确保经济实现平稳转型、迈向高质量增长。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